<option id="kqi0a"><wbr id="kqi0a"></wbr></option><code id="kqi0a"></code>
<optgroup id="kqi0a"></optgroup>
<samp id="kqi0a"></samp>
<samp id="kqi0a"></samp>
<code id="kqi0a"></code>
  • 感謝贊賞!給好友秀一下吧

    內容棒,掃碼分享給好友

  • 評論
  • 收藏
  • 點贊
    點贊

想看腿?不好意思,《驚奇隊長》要讓你失望了

想看腿?不好意思,《驚奇隊長》要讓你失望了

如果你問我《驚奇隊長》好不好看,我可能會回給你一個Gavin式假笑,不過女主的“硬核朋克”倒是給我留下了挺深的印象——


這部超級女英雄電影沒有“美艷無雙”,沒有“坦胸露腿”,驚奇隊長從脖子到腳指頭被包裹得“嚴絲合縫”,甚至還有不少猶如恐怖片的驚悚畫面,比如羅爾·丹弗斯(Carol Danvers)面部猙獰,流出藍色鼻血......



布麗·拉爾森(Brie Larson,驚奇隊長的扮演者)與性感絕緣的面龐+中性打扮,讓直男觀眾內心深處的“偷窺欲”無處可泄。除了驚奇隊長的“硬核做派”貫穿始終之外,這部電影的故事框架都是由女性撐起的——見證光速引擎實驗過程的都是女性:勞森博士(瑪維爾)、卡羅爾(驚奇隊長)、飛行員瑪利亞·蘭博(卡羅爾的朋友)和她的女兒莫妮卡·蘭博。


在這部長達兩小時的電影中,鮮有血腥刺激的打斗場面、愛情橋段根本不存在、男性反派不是軟弱就是雞肋。《驚奇隊長》一直在向觀眾輸出一個明確的信號:我們不想拍一部滿足直男欲望的漫改電影。所以,這部清湯寡水的女權主義電影讓漫威粉絲很憋屈,因為漫威的大部分粉絲都是男性,而且是直男。


無論是出自DC的神奇女俠,還是出自漫威的黑寡婦,或縱觀漫改超級女英雄電影(貓女等等),從扮相到選角,再到人物設定、故事情節、很難說這些電影里沒有夾雜直男審美/趣味。但是作為漫威浩大宇宙的第一部女性主角、女性導演的超級英雄電影,所有關于《驚奇隊長》的討論都基于“女性的自我尋找”,“性別平權”貫穿整部電影。


卡羅爾真的跟“美艷”沒什么關系


《驚奇隊長》的故事基于女主的身份尋找與意識重塑。在被克里人洗腦之后,卡羅爾在一場巨大的“騙局”中逐漸發現了支離破碎的記憶,找到過去的自己、真正的自己,最終意識覺醒。重點是,在卡羅爾升級為驚奇隊長的過程中,她對自己能力的掌控其實就是自我重塑的過程。而男性在這部電影中的缺席則說明了,《驚奇隊長》更希望傳達出一種“女人可以靠自己,不需要被男性認可”的價值感,這被解讀為真正的女權。


槍稿的“灰狼不是老賴”認為,雖然從粉絲文化角度來看,《驚奇隊長》是不成功的,但從性別文化角度來看,《驚奇隊長》又算是成功的,因為這個角色身上展現出了某種女性主義的深度——


“這種女性視角呈現出來的女性,必然是和好萊塢傳統男性導演(喬恩·費儒或扎克·施耐德之流)視角處理下的女性全然不同。后者是一種直男游戲世界的柔軟點綴,而前者則是女性幻想世界里的鐵金剛。”


全村兒(《復聯4》)的希望


在男性主導的超級英雄世界里,包括漫威粉在內的一大批觀眾都喜歡將女性超級英雄與男性超級英雄進行對標。打臉的是,驚奇隊長的能力不僅甩了美隊幾條街,她甚至是幾位主流超級英雄的總和。有多強呢?這么說吧,她可以和滅霸對打,基本上算是“復聯”全村兒唯一的希望了(在《驚奇隊長》中,她可以一個人滅掉一搜克里人的巨型戰艦)


具體來說,她可以操控任何形式的能力,包括物理能量和魔法能量,然后再把這些能力釋放出去,也就是“雙星狀態”(Binary)。這些能量還能為她減傷,并起到抵抗和快速恢復的作用。在浩大的漫威宇宙中,鮮有人擁有這樣的超能力。


在原版漫威漫畫中,共有五人擁有“驚奇隊長”的稱號。邁·威爾是第一代,卡羅爾是二代(以下內容有劇透,慎點)。二人是情侶關系(邁·威爾在解救卡羅爾的時候犧牲,后者也因此擁有了超能力。具體細節我就不多說了,感興趣可以去翻翻漫畫)。后面三代驚奇隊長基本是“有其名而無其實”,可以“忽略不計”。


在漫威的官方評分中,不戴手套的滅霸僅與滿分有一分之差。當然,戴了手套的滅霸就不用說了,無人能及。對比來看,漫威體系中我們所熟知的超級英雄基本都是“弱雞”,即便達到巔峰狀態也無法與滅霸抗衡。而驚奇隊長就不一樣了。在原版漫畫中,驚奇隊長曾兩次率隊擊敗滅霸,而且,都是作為主力隊員,甚至可以單挑滅霸。


驚奇隊長是漫威宇宙中最強的女性超級英雄,而且絕對算得上是Top 3的超級英雄。如此之強的女英雄本應有一個精彩的故事,但是這部電影的問題是:“玩老梗”“缺乏想象力”“平庸”,大部分的觀感體驗是:沒有感受到驚奇隊長的驚奇。


從表面來看,《驚奇隊長》拋棄了直男趣味,突破了某種大眾對于超級女英雄的刻板印象。特別是在

近兩年,女性超級英雄漫改電影崛起,《神奇女俠》《蟻人2:黃蜂女現身》的出現就是順應了“男女平權”及“女權主義”的主流價值觀。


《神奇女俠》,要啥有啥


說到《神奇女俠》再提一句,她和驚奇隊長都是女權運動的產物。神奇女俠誕生于女權運動的第一次浪潮:19世紀末開始至二戰,那時主張“兩性平等”;驚奇隊長誕生于第二次浪潮:從20世紀60年代到80年代,那時主張“兩性平權”。


不過,不論是出自DC的《神奇女俠》,還是出自漫威的《驚奇隊長》,評價都非常兩極分化,有人批判《神奇女俠》是一切投機元素的集合:“偽女權+手撕鬼子+超級英雄+反戰情懷”。從感官到精神層面,神奇女俠的設定是基于男權視角的。影評人楊時旸曾指出:


“女主角被塑造成既性感又呆萌的形象,有著成熟的肉體和連雪花都沒見過純潔,這本身就是男權視角的,還非要表現得特別女權化。用護腕擋子彈可以被接受,如果中國導演拍一部孫悟空用金箍棒擋炮彈,想想會被噴成什么樣?”


《驚奇隊長》,你想看的都沒有


盡管在女性尋找自我的主題上,驚奇隊長已經有了足夠正確的價值觀輸出,但是這部電影的目的性過于明顯——服務于《復聯4》,這也直接導致了電影過于平庸的命運。在“重頭戲”《復聯4》之前上映,漫威的目的無非是為了將驚奇隊長“功能化”,將《驚奇隊長》“工具化”。驚奇隊長只是漫威超級英雄集體出動前的熱身。從這個角度出發,漫威的做法非常保守,電影無聊也是預期之內的事情了。


如果說《神奇女俠》的問題在于過度服務男性觀眾,那么《驚奇隊長》的問題則在于過于平庸,它甘于當《復聯4》的陪襯。

未來面前,你我還都是孩子,還不去下載 虎嗅App 猛嗅創新!
+1
26

別打CALL,打錢

完成

最多15字哦

3人已贊賞

說點什么
新疆11选5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