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kqi0a"><wbr id="kqi0a"></wbr></option><code id="kqi0a"></code>
<optgroup id="kqi0a"></optgroup>
<samp id="kqi0a"></samp>
<samp id="kqi0a"></samp>
<code id="kqi0a"></code>
  • 感謝贊賞!給好友秀一下吧

    內容棒,掃碼分享給好友

  • 評論
  • 收藏
  • 點贊
    點贊

非洲豬瘟加速中國生豬產業集約化

非洲豬瘟加速中國生豬產業集約化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紅刊財經(ID: hkcj2016),作者:方沁雨。頭圖來自:東方IC


10多年前的一場藍耳病,曾經創下了中國豬周期歷史上最大的價格波動幅度。如今,一場正在向全國蔓延的非洲豬瘟疫情,也在加快生豬養殖的去產能速度和幅度,進而刺激豬價全面上漲,開啟新一輪豬周期。


本周,《紅周刊》記者專訪了搜豬網首席分析師馮永輝,就非洲豬瘟、豬價、豬周期下上市公司風險等問題進行了深度訪談。以下是訪談實錄。


一年內不會出現拐點


《紅周刊》:本輪豬周期有什么特點?有人將本輪周期與2006年的藍耳病進行比較,在您看來,二者有何不同之處?


馮永輝:以往豬周期短、平、快,這是由于過去小養殖戶占比較高,行情好的話產能馬上就上來,行情差的話產能馬上就下去,不容易走極端;平則是因為沒有疫情催化,缺口不會很嚴重。2006年藍耳病后,豬周期越來越長、波動越來越大,產能不確定性越來越強。


從波動幅度來說,2006年至2008年那輪豬周期最大。在此之前,一輪豬周期的持續時間約為3年左右,但此后延長至4-5年。上一輪周期持續了5年時間,從2010年上半年開始,到2015年上半年結束。其中,2013年至2015年均虧損,虧損連跨3個年度,原因是在沒有疫情幫助去產能的情況下,規模化越來越高帶來的是行業抗虧損的能力越來越強,出現產能過剩時去產能的時間越來越長。然后迎來2016年上漲、2017年下跌、2018年虧損。本輪豬周期從2015年3月開始,到今年3月份,基本可以確定本輪豬周期已經結束了,周期長度為4年。和上一輪豬周期相比,本輪豬周期最大的不同是去產能的時間相對更短,2018年虧損了4個月,然后開始發生非洲豬瘟,在疫情的幫助下去產能速度加快。在這一點上和2006年基本一樣,先是虧損后是疫情,雙管齊下,去產能速度非常快,而且幅度很大。


和2006年藍耳病那波豬周期不同的是,本輪豬周期處于產業結構快速調整和升級過程中,散戶退出、規模化擴張非常快,加之疫情復雜,不確定性更大、波動更劇烈,預計本輪去產能幅度或達到藍耳病級別甚至超過。而且,當年的藍耳病只用了一年多時間就研發出疫苗,進而控制住疫情,產能快速恢復。本次非洲豬瘟則不同,2018年8月發生非洲豬瘟,但2019年研發出疫苗的希望比較渺茫。


《紅周刊》:您認為本輪豬周期的拐點會在什么時候出現?


馮永輝:豬周期的拐點就是生豬供應量的拐點,這和母豬的存欄量有關系。我們現在只看到母豬存欄的下降,還看不到母豬存欄的增長。所以,在2020年3月之前不會出現拐點,期間應該都會處于周期性上漲階段。


疫苗是疫情防控的關鍵


《紅周刊》:本輪周期最直接的催化劑是非洲豬瘟,最近的《政府工作報告》也明確要求做好非洲豬瘟的防控,能否詳細介紹下非洲豬瘟在全球和中國的傳播、防控及成效?


馮永輝:從發病情況看,全世界發生過非洲豬瘟的國家有60多個,已經占全球近1/3的國家,真正根除非洲豬瘟的國家僅十幾個,這十幾個還存在復發的情況。非洲豬瘟在中國發生較晚,但由于我國養殖量占全球一半以上,養殖密度、人口密度、交通線密度均非常高,豬場外部環境較復雜,再加上養殖方式落后、生物防控體系不健全,非洲豬瘟進入后會攪動我國乃至全球的生豬產業,產生的巨大缺口會影響全世界豬肉貿易格局,我國的豬肉進口量可能會提升,但貿易同時也是一把雙刃劍。


疫情開始時,我們提出的口號是殲滅戰,并且制定、實施嚴格的活豬跨省禁運。這導致南北的價差急劇擴大,從而存在巨額的暴利空間。一些不法分子從價格較低的產區疫區向價格更高的銷區違法販豬拉肉,加劇了疫情擴散,導致產能出現大幅下降。


中國對非洲豬瘟疫苗的研究在去年12月份啟動,一旦成功,不僅能控制中國的疫情,還能穩定全球的生產貿易格局,將是影響全球生豬產業未來預期的重大事件,但目前還只是處于研發的初期階段。對于全國養豬行業來說,我們還在了解非洲豬瘟,在這個過程中,發現我們原有的生物安全體系存在巨大漏洞,現在政府在不斷完善政策,企業也在不斷提升自己的生物安全措施和生物安全水平。


不過,想在短時間內控制疫情,難度恐怕很大。因為我們一開始的想法是打殲滅戰,希望根除。目前來說,研發疫苗成為我們應對非洲豬瘟的最大希望,是控制疫情的關鍵。


《紅周刊》:作為控制疫情的關鍵,您預計疫苗什么時候能夠研制出來?


馮永輝:我國是在2018年12月才開始研究疫苗,而西班牙、美國早在這之前就開始著手研發,西班牙在實驗室階段取得了突破性進展,用的是基因重組技術,發現抗體。


但問題是非洲豬瘟是一個很復雜的病毒,已被鑒定的結構蛋白有28種。西班牙做實驗的非洲豬瘟病毒基因序列是否和我們國內的一樣?


當年我們藍耳病防控成功主要就歸功于疫苗研制,當時疫苗出來的時候,已經是疫情爆發一年半以后了。按目前的進展,非洲豬瘟疫苗到市場階段可能需要兩年甚至兩年以上時間,樂觀估計,實驗室階段在一年之內有可能取得突破性進展。


今年頭均利潤會突破800元


《紅周刊》:未來豬價有沒有可能只是區域性上漲?前段時間南方有些地方的豬價甚至還微跌了些。


馮永輝:現在已經出現部分地區南北倒掛,江西、湖南、廣西、廣東這四個省的價格,還沒有山東的豬價高。南方豬價比較高的現在是四川、重慶。出現這種情況,主要是因為華北地區之前幾個月疫情比較嚴重,現在存量少,所以價格猛漲。南方是因為發生非洲豬瘟疫情較北方晚,暫時產能還在,但這只是階段性的狀況。


《紅周刊》:目前豬價是否還處于筑底階段?對未來豬價的漲幅和持續時間,您有什么預判?


馮永輝:筑底已經完成,接下來很明顯要漲,且爆發力會相當強,態勢可能是一天幾毛的向上漲。中間可能會小幅回落,漲一漲、停一停,不是一口氣沖到最高點。


5月份之前的全國平均價會達到14元/公斤,現在價格是13元/公斤。然后5月份至8月份,可能會漲到16元/公斤,國慶節前后可能會到18元/公斤,到年底可能會接近20元/公斤。明年還會繼續上漲,打破2016年21元/公斤的歷史紀錄的概率很大。


《紅周刊》:2016年?好像是2006年藍耳病這段時期漲得最多吧?


馮永輝:那是累計漲幅。我說的是絕對價格,建立在成本基礎上,2016年創下21.2元/公斤的歷史高點,對應14元/公斤左右的成本價。而2008年4月17元/公斤的價格,成本價在7元/公斤左右,成本不一樣。現在我們的成本是12-13元/公斤,比2016年少一點,原因是飼料原料價格不同。


《紅周刊》:目前市場預期比較樂觀,認為未來生豬的頭均利潤能到800元。您怎么看?


馮永輝:今年頭均利潤就會突破800元。只要豬價達到每斤10元左右,一頭豬就能賺800元。未來豬價可能不是能不能到每斤10元,而是能不能到12-13元/斤,甚至更高。非洲豬瘟具有不確定性,疫苗出現的時間也不確定,可能是長期問題。這不是藍耳病,藍耳病只對生豬行業造成了一年半左右的深度影響和威脅,疫苗出現后,整個養豬生產就得到了有效保護,但非洲豬瘟可能兩三年之內沒有解決方案。


《紅周刊》:不同養殖模式的典型代表有哪些?哪種養殖模式受豬瘟沖擊的程度更小?在豬瘟的沖擊下,未來中國的生豬養殖格局會怎樣演變?


馮永輝:自繁自養最典型的代表是牧原股份,擁有上市公司中最大的自繁自養豬場。溫氏、正邦、雛鷹是“公司+農戶”模式,化整為零。純散戶和超大規模都極易被感染,也極易受到重創。受沖擊最小的可能是適度規模的家庭農場,中小型的自繁自養可能是最安全的,因為自繁自養在兩三年之內引種次數最少。


不過,非洲豬瘟的掃蕩是無區別的,一些上市公司也受到較大的影響。但比較而言,未上市的生豬養殖公司一旦遭遇非洲豬瘟面臨破產倒閉的風險更大,而且復產的可能性也因為巨額債務變得渺茫。這次非洲豬瘟疫情導致養豬行業劃分為兩大陣營,即有資金的和缺資金的。只要有充足的資金,就能在非洲豬瘟的沖擊下吃下競爭對手的份額;沒有資金實力的,在非洲豬瘟沖擊下幾乎沒有機會翻盤。所以,非洲豬瘟會加速中國生豬產業的集約化,產業集中度會快速提升,至少加速了5年。一旦豬價漲到每斤12~13元,生豬養殖上市公司的業績會非常好看,可能會在2020年到2021年出現超高盈利水平。但前提是上市公司梯隊在整個行業遭受重創的大環境下能夠獨善其身,保證計劃出欄量。我認為,能做到這一點的養豬上市公司幾乎沒有,它們也會受非洲豬瘟疫情沖擊出現不同幅度的減產。


(本文已刊發于2019年3月9日出版的《紅周刊》)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紅刊財經(ID: hkcj2016),作者:方沁雨。頭圖來自:東方IC

*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虎嗅網立場
本文由 紅刊財經 授權 虎嗅網 發表,并經虎嗅網編輯。轉載此文章須經作者同意,并請附上出處(虎嗅網)及本頁鏈接。原文鏈接:http://www.xdkbi.com/article/288635.html
未來面前,你我還都是孩子,還不去下載 虎嗅App 猛嗅創新!
+1
5

別打CALL,打錢

完成

最多15字哦

0人已贊賞

說點什么
新疆11选5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