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kqi0a"><wbr id="kqi0a"></wbr></option><code id="kqi0a"></code>
<optgroup id="kqi0a"></optgroup>
<samp id="kqi0a"></samp>
<samp id="kqi0a"></samp>
<code id="kqi0a"></code>
  • 感謝贊賞!給好友秀一下吧

    內容棒,掃碼分享給好友

  • 評論
  • 收藏
  • 點贊
    點贊

通信恩仇,5G江湖

通信恩仇,5G江湖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衣公子的劍(ID:yigongzidejian),作者:衣公子(基金經理、財經作家)。


蘋果決定不再忍受高通了。


以高通濫用壟斷地位為由,不僅停止專利費的進貢,更放出豪言,索賠10億美金。同一時間徹底倒向高通死對頭英特爾陣營,換上了后者的Modem芯片。


高通又豈是吃素的,這家號稱“律師比工程師還多”的科技公司,空前絕后。身未動掌已至,非常策略地選在中國起訴蘋果,以侵犯專利的理由請求禁售iPhone多款機型。高通對蘋果的指控黑料不斷,異常辣眼。比如,英特爾芯片根本不行,iPhone某些機型,部分批次用高通,部分批次用英特爾,蘋果在系統層面限制高通芯片效率,才能保持同機型的體驗。又比如,蘋果通過合作竊取技術,并利用竊取成果幫助英特爾提高芯片技術……真可謂招招誅心。


衣公子不禁煮酒輕嘆,十年前,兩人各自心懷大志,卻被視為平平之輩湮沒于喧囂江湖,再后來喬幫主登高一呼,蘋果高通雙劍合璧,意氣風發。成就自己,改寫武林,男兒當如是。


如今各自坐鎮山頭,號令一方,卻兄弟反目,劍拔弩張。唏噓之余,風吹卷開,通信恩仇錄里,幾代豪門的恩怨和沉浮,緩緩展開,藏著現今5G時代的所有軌跡。


01 高通崛起


美國興于開放。


出生于奧匈帝國的猶太人海蒂·拉瑪爾(Hedy Lamarr),為了躲避納粹對于猶太人的追殺,由歐洲大陸逃到美國好萊塢。這位風姿綽約傾國傾城的三級片演員,佳片頻出,但是在接戲之余,還有一項神奇的愛好——研究無線電通信。一個風平浪靜的夜晚,海蒂小姐借鑒鋼琴的原理發明“跳頻技術”——通過頻率跳變既加密信息又擴大通訊容量。在申請專利后,她將其無償捐獻給美國政府,希望祝后者在二戰中痛擊納粹。


美人好心之舉,但卻著實苦了一代又一代的工程師,從此,抬頭跪舔她的碟,低頭怒擼她的書。


在經歷身體的嚴酷摧殘之后,意大利猶太移民、數學家安德魯·維特比AndrewViterbi,連同艾文·雅各布(Irwin MarkJacobs)在海蒂小姐的技術基礎上,開發出CDMA(碼分多址)商業化技術。由于立志于提供更好的通信(Quality Communications),幾位學而優則商的教授為公司取名高通(Qualcomm)


想在通信行業里尋得立錐之地談何容易,行業里愛立信、諾基亞是歷經百年的江湖領袖。


愛立信曾經向清政府出售中國第一批電話,充滿歷史意味的照片至今頻頻出現在企業介紹中,舉手投足間都是歐洲貴族的榮耀。幾個書生搞出的高通,亦或者是兩年后失意中年男人任正非創立的華為,在巨頭的技術、資金、市場面前,都是蚍蜉撼大樹。


圖1 愛立信和1890年的中國,來源:愛立信官網,ericsson.com


愛立信和諾基亞主推的GSM通信標準已經在1G(第一代通信)中證明了自己。當人類通信技術漸漸步入2G(第二代通信)時代,正是其自我迭代,大顯身手的好舞臺。


作為挑戰者的高通頻頻游說CDMA解決方案的高效和前景,成功拿下美國和韓國市場。歐洲大亨皺皺眉頭:“行,那就玩玩唄。”


畢竟,GSM早已確立為通信行業標準,從設備制造到網絡搭建,從終端對接到市場教育,木已成林,豈是一朝一夕可以撼動。更為關鍵的是, 1G的使用場景是大哥大+撩妹炫富;2G的使用場景是手機打電話+發短信+貪吃蛇。體驗上對于通信速度并沒有那么高的要求。CDMA是高效一些,但是要那么快的網速干嘛?相比較而言,GSM標準已有十多年歷史,基礎設施投入充足,不僅足夠滿足需求,而且技術成熟靠譜。


世上只有祖國好,美國和加日韓等國的部分擁躉力量選擇了高通的CDMA。但是以歐洲為大本營的GSM既是行業標準,也是市場主流,對前者處處限制。


整個90年代高通頻頻深陷虧損。通過上市募集資金繼續投入,苦苦堅持。這份CDMA的執著,會不會收到回報呢?


伴隨2G向3G的過渡,通信傳輸速度漸漸提升,CDMA解決方案在技術上優勢進一步突顯。


愛立信、諾基亞漸漸有了新的念頭,那天大軍中央的主帳篷里,各路人馬的首領正在商議著什么。突然,快馬探子來報,就在GSM大受追捧之際,高通趁著大伙不注意,暗中布了局,為CDMA解決方案申請了專利。 


容衣公子多解釋一句。CDMA(碼分多址)是一種信息處理方法,無法申請專利。但是“把CDMA這種方法運用在手機等終端上,成為某種通信手段”這樣的解決方案可以申請專利。好比“把年糕切成片”這種方法不能申請專利,但是可以申請“把年糕切成片的機器”為專利。


高通狡猾之處在于,他不僅將自己開發的方案申請了專利,而且將“所有能想到的“CDMA應用方案全部申請了專利。如此一來,凡是想運用CDMA這款技術的后來人,都要向高通繳納專利費。高通的成功和詬病皆源于此。


歐洲貴族當然不會坐以待斃,當即成立3GPP組織,小心翼翼、最大程度地繞過高通的CDMA專利,推出以WCDMA為核心技術的UMTS標準。但是,由于高通提前的精密布局,愛立信們再心思縝密也無法完全繞過高通。專利費交定了,只是多和少的問題。在3G伊始,高通以“此道是我開,此樹是我栽”的形象,占得先機。


寒窗多年、屢經輕視的書生,此時豈肯見好就收。拉起旌旗,號召完全聽命于自己的3GPP2組織,主推CDMA2000標準。和老牌貴族的WCDMA陳兵漢河,爭鋒相對。


此時正逢20世紀結尾,21世紀臨近之際,WCDMA和CDMA真乃一場世紀大戰。


歐洲列強底子厚,出手快。由于市場預期高,3G牌照頻頻拍出高價。但是緊接著遭遇2000年IT泡沫破裂,先行的WCDMA運營商頓時被壓得踹不過氣。沃達豐、T-MOBILE資金鏈頻頻紅燈,法國電信還有不少人因為業績壓力自殺[1]。


而高通主推的CDMA2000陣營,實力弱出手慢,反而幸運地躲過了IT泡沫的破裂,又收獲了一個好開頭。


不過無論WCDMA,還是CDMA2000,越是如火如荼,越是深陷一個問題:網絡建好了,但是沒有需求。當年,手機屏幕小,電話、短信、貪吃蛇之外,依舊沒有什么有趣的玩意。顯然,成熟的以GSM為標準的2G網絡就已綽綽有余。


已經成長到可以和歐洲列強對峙陣前的高通,正欲沖出重圍,卻發現無路可奔。一身豪情無處發泄之時,對手的大軍陣中,聯發科拈弓搭箭,百步穿楊。


聯發科為自己推出的這套GSM解決方案命名Turnkey-Solution。“Turnkey”顧名思義,像“交了鑰匙”就可以拎包入住的房屋一樣,有了這套以芯片為核心的系統,任何廠商只要裝上屏幕和電池,就可以生產手機。同時代的CDMA技術復雜又有高通貪婪的專利費,相比之下,聯發科的Turnkey-Solution即高效又實惠。


聯發科的Turnkey箭上帶火,點燃的是遠在東方的中國市場。世紀之初,中國人對于手機的需求剛剛蘇醒,從深圳華強北延伸全國,各類民間小廠紛紛搶購聯發科Turnkey上線手機生產線:裝8個擴音喇叭,一臺NCKia手機hold住一晚廣場舞;配一個像劣質玩具一樣發光的手機外殼,又是一只最新款的Samxing。這群被稱為“山寨機”的民間力量,在中國井噴的手機市場中,利潤喜人,卻在無意間扼殺了太平洋彼岸高通的第一次野望。


圖2:山寨手機


高端機諾基亞,低端機山寨機,GSM標準攻下全球容量最大、增長最快的中國市場。


戰爭結束,論功行賞。


02 多頭戰爭


一時間,3G已經失敗的論調甚喧塵上。高通忿忿不平,灰頭土臉不做聲。不過,歐洲貴族的慶功宴都沒結束,遠方的狼煙又燃了起來。


這些年盡管愛立信、諾基亞、高通等爭得不可開交,但是人類通信的解決方案一直是CT 行業(Communication Technology)內部的事。而CT諸侯們風風火火各領風騷,終于引得IT行業 (Information Technology)眼紅。Wifi,正是IT行業的代表作品。


英特爾作為IT界的執牛耳者,覺得到了自己這個老大哥出頭的時候。彼時,英特爾的芯片+微軟的Windows操作系統,組成Wintel組合,在世界范圍內橫掃千軍,所向披靡。中國倪光南想打破壟斷,為民族造芯。實現了芯片的技術,卻繞不過芯片的專利;漫漫長征,繞過了專利,新做一個RISC結構,發現還得自己做原型;等到自己做出了原型,甚至連產品都自己做了,最后發現沒有軟件愿意來配套造生態。中國的民族芯計劃飲恨而終。留給挑戰者過不完的坎,最后還是不費吹灰之力的絞殺你,英特爾+微軟的巨頭力量如此可怕。


有趣的是,因為用戶太少,騰訊在2016年宣布停止微信、QQ軟件在windows phone系統上更新。多年以后,一模一樣的邏輯,一模一樣的角度,微軟被移動世界的大船拋下。已是后話,按下不表。


至少當時,IT新貴風光無二。


Wifi技術穩定、成本低,且長時間在速率上領先移動網絡,一時大行其道。那幾年,衣公子去別人家做客都是這樣打招呼:你家真漂亮,wifi密碼是多少?Facebook的扎克伯格和鋼鐵俠埃隆·馬斯克都揚言,會建立覆蓋全世界的wifi系統。IT大佬信心滿滿,英特爾以Wi-Fi技術為核心硬生生搞出一個Wimax方案。從而將原來的雙強紛爭變成了三國演義:


  • 歐洲:GSM(2G)、WCDMA/ UMTS(3G)

  • 高通:CDMA(2G)、CDMA2000(3G)

  • 英特爾:Wimax(3.5G)


各大標準既然可以分庭抗禮,難分伯仲,必然各自有各自的利弊。設備商等其他通信行業玩家,在幾大標準中的選擇近似賭博。選對了,數錢發抖;選錯了,輸光所有。


正在3G建設如火如荼,燒錢如麻的時候。聯發科推出Turnkey方案,市場幡然醒悟,3G的瘋狂投資賺不回來錢,2G速率足夠成本又低,趕緊勒馬回殺,狠狠干GSM。


創業十余年,華為憑借狼性文化和中興拉開巨大差距,但是之后頻頻押錯寶,反觀中興賭對了流行一時的小靈通業務。多年的差距在很短的時間內就被磨平,那是中興最后一次和華為并駕齊驅。歷史時刻,已經在3G投入頗多的華為當機立斷,壯士斷腕,余承東把“UMTS和GSM行銷部“改命“GSM和UMTS行銷部”,底下的兄弟馬上看懂了,調轉槍頭玩命干GSM,賺得盆滿缽滿,完成華為歷史上非常重要的一次壯大。


各路豪強各顯神通之際,2007年金融危機不期而至,把這場世紀大戰渲染得愈發悲涼。美國朗訊投資CDMA虧損嚴重委身阿爾卡特,百年歷史的北電因為豪賭WIMAX破產,摩托羅拉分拆出售,諾基亞和西門子合并求存。曾經叱詫風云的劍士,死到臨頭也和普通人一樣,噴出來的血在寒風里很快就冷了。徒留一抹血色作為3G時代的祭品。


這些把華為和中興嚇壞了,發現自己只要什么都別干,活著躺地上,排名就可以蹭蹭往上升。


血染戰袍,但是還沒有分出勝負呢,還有口氣的都不愿意走,自己捍衛的標準一定可以一統天下。


只是每當有人再次提起那個尷尬的問題,所有人還是一愣。


移動設備要3G這么快的網速干嘛?


各路豪杰稍安勿躁,不妨枕戈待旦。開啟時代的人,已經在路上了。


03 蘋果熟了


加州陽光明媚,敘利亞移民后裔喬布斯(Steve Jobs)手中一款名為iPhone的手機熠熠生輝。


時代再次劃出一道分界線,喬布斯重新定義了手機。而伴隨iPhone,以及那個叫做AppStore的入口,通信世界的世紀之問終于找到了答案。


3G的通訊速度,在智能手機時代里,能做的事情太多太多了。更大的屏幕,更豐富的內容,那些原本叫囂著電話和短信就已經足夠的人,立刻明白自己錯了。盡管黑莓的創始人兼CEO貝爾斯利(Jim Balsillie)很自信的堅稱,“iPhone的產生對我們影響微乎其微”。但是,無論是商務手機巨頭黑莓,還是統治世界手機市場十六年的諾基亞,從被拉下神壇,再到撲騰掙扎幾下,最后壽終正寢,只用了短短幾年時間。


舊時代粉碎了。新時代上足發條地往前沖,面前是以App為代表的一大塊有待開發的處女地,一個被后人稱作“移動互聯網”的時代等待著江湖去收割。


iPhone把通信世界的各大標準檢閱了一遍:


Wimax方案的局限性最是明顯。WiFi覆蓋有限、連接繁瑣,并且做不到無縫切換。“帶著男朋友的iPad去閨蜜家,竟然自動連接上了wifi”,這樣的便利和幸運只屬于少數人。


GSM太慢了,打開Yahoo的網頁都要3分鐘,時代必須拋棄你。


在歐洲的WCDMA和高通的CDMA2000中做選擇顯然不是一件很難的事。


CDMA終于贏了。


高通把自己對于CDMA的多年堅持和積累濃縮成一顆驍龍Snapdragon芯片,裝進一批又一批的iPhone里源源不斷地銷往全球。同一年,維特比,這位全世界第二富有的數學家,志得意滿地從布什總統手中接過國家科學獎章。昔日的寒窗書生,如今名利雙收,巔峰處,俯瞰江湖,又是心生一計。


一流的企業賣標準,二流的企業賣技術,三流的企業賣產品。早期押注CDMA的高通,對外爭標準,低頭做設備,白天賣手機,晚上搞芯片。當高通憑借CDMA方案在3G尤其是4G時代占據絕對優勢之后,把基站等設備業務出售給了愛立信,把手機業務打包給了日本京瓷。手里的核心業務,只要芯片和專利授權,已經足夠。


高通的專利費收得不走尋常路。別人家都是對某項專利單獨定價,但是高通人狠勢強,堅持按照手機售價的2%至5%收取專利費。蘋果不干了,這些年iPhone越賣越貴,蘋果認為功勞在于自己對屏幕、解鎖、軟件、攝像頭等各個領域的創新。憑什么這這些增值也要分杯羮給你高通?這才有了開篇兄弟反目,舉刀單挑的一幕。


04 中國何處


1G空白、2G跟隨、3G參與、4G追趕,是對中國通信領域的準確概括。


無論是諾基亞,還是聯發科Turnkey解決方案造就的山寨機,中國成就了他們最得意的市場成績。尤其在代表3G的CDMA和代表2G的GSM的角力最膠著的時刻,我朝單憑買買買,就幫一場國際糾紛分出勝負。但是改革開放整整30年的中國,顯然不會甘愿只在未來當一個毫無存在感的買單者。


2009年1月,金融危機高潮已過,四萬億刺激弦鳴箭發,中國信產部頒發3G牌照。中國電信負責CDMA2000,中國聯通負責WCDMA,而行業老大中國移動被指派承擔中國自行研制的TD-SCDMA建設。


由于高通把CDMA技術應用能想到的路徑都注冊了專利,后來人除了交錢,只能繞路,中國自行研制的TD-SCDMA就是一個非常繞路的方法。運用中普及困難,使用中問題多多。


為群眾廣加詬病的中國運營商寡頭模式在此體現了自己的兩面性。曾經憑借GSM業務躺著賺錢的中國移動,在國家意志的主導下,孤身一人,撐著中國自主創新的成果往前走。同一時間見,中國聯通和中國電信的CDMA技術都是進口的成熟技術,一上來就能帶來不錯的體驗。中國移動看著自己的高端客戶一批批地被挖走。


TD-SCDMA難言成功,但是中國人下血本的投資、絕不撤退的意志,讓世界看到了中國在通信事業上的決心。歐美明白,如果主流通信標準的制定不允許13億人口的中國參與,那么這個歷經足夠磨難的國家就拉桿起義,自己搞一個標準。


從此以后,國際組織3GPP再制定國際通信標準的時候,中國的意見開始逐步成為重要的考量。這才有了5G標準議定會議中多家中國企業的身影。


4G和蘋果互相成就。蘋果為4G的提速創造價值和需求,而正是4G的迅速普及,才讓喬幫主生前天馬行空特立獨行的終端+iOS+AppStore生態有了實現的可能,從而在人類文明里摧枯拉朽,Nokia手機一沖即潰。技術的突變同樣改變了國內巨頭們的命運。那一年,QQ畢竟老了,社交之王騰訊被新銳力量新浪微博逼進了死角,為了鼓動明星和意見領袖開騰訊微博,騰訊從送iPhone到支付高額“創作費”,能用的招數都用了。


騰訊微博比新浪微博晚上線8個月,但是8個月在產品生命里足夠間隔一個時代。坐立不安的深圳總部,聽聞張小龍在興起的智能手機上開發了一款叫做“微信”的應用,并且迅速突破1000萬用戶,馬化騰終于松了一口氣,從那天起,他再也不親自拉名人開騰訊微博了。


05 華為


2019年世界移動通信大會MWC,華為發布會上說了一句話:


“要成功靠朋友,要大的成功靠競爭對手。”


多年前,華為和中興在歐洲的3G數據卡業務增長喜人。但是只有高通一個芯片供應商。高通在華為、中興之間玩平衡,保持自己的絕對優勢。很多次華為、中興一切就緒但是因為拿不到高通的芯片,所以發不了貨。商戰講實力,一點脾氣都沒有。


華為歷史中有“大徐”、“小徐”。大徐,徐文偉,90年代狠抓通信系統芯片,知名度不及系統開發的鄭寶用、李一男或者是終端的余承東,但是堅實的核心技術才是華為成功的基石。小徐,徐直軍,04年開始掛帥領導進軍消費電子芯片市場。先想好了英文名稱Huawei Silicon,簡寫成HiSilicon,遂得名海思。名字的誕生和高通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幾年后,知恥后勇的華正是以數據卡芯片切入消費電子芯片市場。


看著聯發科賺Turnkey-solution的錢,海思眼紅,開發了華為的Turnkey方案,妄想也發一筆財。負責營銷的副總裁胡厚崑覺得low,混淆華為給自己定位,堅持砍掉了。2009年,郭平帶了一封方茂元做的PPT到EMT會議。“消費電子芯片花錢太多,收益有限”的觀點一經提出,就像點燃了炸藥桶,所有人吵成一團。華為手機芯片何去何從,到了一個關鍵時刻。


任正非親自拍板:將移動終端芯片從海思轉移到手機公司。統一戰線,手機、芯片共存亡。


華為的基帶芯片取名巴龍(Balong),是一座位于西藏定日縣的雪山,海拔7013米,珠穆朗瑪峰的鄰居。立志高遠,卻表現平平,比如工藝40nm的K3V2發熱量大,游戲的兼容性若,而同時期的高通APQ8064和三星Exynos4412都已經用上了28、32nm的工藝。[1]衣公子是華為第一款智能手機P1的用戶,冬天握在手上,完全勝任暖寶寶。


前幾代華為手機,創意多多,但是總體乏善可陳。余大嘴在發布會上熱鬧非凡,鏡頭之外壓力山大。


博觀約取,厚積薄發。


盡管Mate7選在和蘋果、三星同月發布。但是華為內部并沒有對這一次貿然進軍高端機抱有很高的期望,備貨區區30萬。誰知同一時期iPhone陷好萊塢艷照門、中國境內沒有服務器問題,再惹信息安全警報。而三星Note4意外選用塑料外殼、滑動指紋等落后技術,老氣十足。


華為竟然意外脫穎而出。看熱鬧的人,對于顏值提升、指紋按壓、商務定位贊賞有加。看門道的人,贊嘆這款麒麟Kirin925芯片,集累年之大成,革多代之弊病,不僅集成度、兼容性、GPU圖形能力提高,而且采用28nm工藝,真正與高通的高端芯片在同一檔次了。


華為人翻山越嶺,又是一個春秋了。


今年巴塞羅那,華為說的那句:“要成功靠朋友,要大的成功靠競爭對手。”


衣公子就在臺下,本是局外人,也不禁心念一動,豪情斗生。


二十年前,CDMA和GSM之爭,中國只能負責鼓掌和買單;十年前,中國自主研發的TD-SCDMA只是一款邊緣的存在;如今,在5G最新標準的議定上,高通主推的LDPC碼作為數據信道的編碼方案,華為主推的Polar碼作為控制信道的編碼方案。中國企業開始為新一代通信標準的制定貢獻力量。


通信江湖的爭斗還將繼續下去。高通的經歷告訴我們,有后來者的進步,就有既得利益者的阻撓。無論是投票事件,還是美國在5G上的處處設難,都提醒著局中人,江湖還是那個江湖。


早年,中國在通信事業上的理想并不寄于華為。比如,創立于同一時間,常被用來比較的聯想,出生好,成績也走在前面。在孫宏斌還是“小孫”的時候,聯想錄用的應屆生清一色北大清華,90年代辦公室里如果本科不是清華,都不好意思和人打招呼。


現任的CEO楊元慶同樣出生豪門,本科上交、研究生中科大。再看民企華為,任正非自己畢業于重慶建筑,徐文偉來自東南大學,華中理工(后來的華中科技)貢獻胡厚崑、郭平、鄭寶用、李一男,再算上南京理工的徐直軍。沒有不敬的意思,不過任老確實教會了后來了,不是頂級大學的年輕人照樣可以打天下。江湖夜雨十年燈,有趣,有趣。


這兩年,60后的郭平英文一直在進步。上個月的巴塞羅那MWC,華為輪值董事長郭平用贛州英文念到:Prism, Prism on the wall, who is the most trustworthy of them all? (棱鏡棱鏡告訴我,誰是世界上最安全的通信設備?)在場的西方人對這出妙筆生花開懷大笑,還有幾個捧場的吹了口哨。


圖3:華為輪值董事長郭平在MWC,2019


Prism,棱鏡計劃,是美國國家安全局實施多年的秘密監聽計劃,多年后經前CIA雇員斯諾登向《衛報》和《華盛頓郵報》曝光,世人才得以知曉內幕。


05 未來


命運的饋贈,都是用你意想不到的方式。


2G時代,中國只有基站幾萬;3G時代,TD-SCDMA技術瑕疵大,中國移動硬著頭靠多造基站的方式彌補,又燒錢又羞愧;等到了4G時代,全球700萬基站,中國基站占了400萬個。


根據公式C(光速)(波長)ν(頻率),其中光速是常亮,頻率越高,波長越短,越趨近于直線傳播(繞射和穿墻能力越差)。簡單來說,從1G到5G,波長越來越短,完成5G的生態需要更多更密的基站。曾經后發的中國,反而先至,跑到了隊伍的前面。


不過任正非在接受采訪時給過大家告誡:5G實際上被夸大了它的作用,也被更多人夸大了華為公司的成就。實際上現在人類社會對5G還沒有這么迫切的需要……不要把5G想象成海浪一樣,浪潮來了,財富來了,趕快撈,撈不到就錯過了。5G的發展一定是緩慢的。


希望衣公子這篇文章能幫大家重溫通信歷史,尤其了解3G的故事,就會明白任老并非不看到5G,而是說,G的技術已經成熟,可以支撐5G通信,但是5G的應用,充分挖掘5G的價值,應該是一個緩慢的過程。


任老還有一個精彩的比喻,現在的5G時嘴巴大,喉嚨小。


最近很多券商、基金的朋友找衣公子聊5G的機會。我當然樂觀,但是結束時候還是說,不要讓5G步3G的后塵。人類總是高估最近兩到三年后的變化,而低估十年后的變化。


那么5G的機會在哪里?不妨梳理一遍5G的四個中心:設備商(華為、愛立信、諾基亞、中興),運營商(中國移動、AT&T),終端(三星、華為、蘋果,以及以核心技術芯片參與其中的高通),應用提供商。


1. 設備商:5G網絡要求更多更密的基站,華為、愛立信等紛紛推出更迷你低耗和生態的基站,功耗低輻射低,小到可以藏在路燈下廣告牌下。但是這個需求歸根結底是“造基站”,既然是老本行,機會屬于掌握核心技術的巨頭,強者恒強,沒有機會溢出。


2. 運營商:繼續對上游采購基站,對下游收通信費,模式不變,機會有限。


3. 終端:三星華為蘋果都自立更生通信解決方案,其他品牌還有高通芯片。行業頭部紛紛擺脫高通單飛,其他玩家只要愿意交高通稅,拿芯片和基帶,生產5G手機不難。此外,折疊屏、攝像頭的創新只是為了賣出更多的手機,八仙過海,各顯神通。


前三大中心,格局不變,機會有限。5G時代最大的機會在第四個中心——應用。


叔本華說過:“人類總是把自己目力所及的邊界當作這個世界的邊界。”


試想一下,2G時代可能聊微信嗎?3G時代可能刷抖音嗎?同樣,歐美人不是因為傳統所以反感移動支付,而是因為美國區區20萬基站,部分地域沒有信號,有些信號完成支付需要1分鐘,又或者是部分網絡的延時不能讓商家第一時間聽到“支付寶到賬10元”,通信覆蓋不足,標準不統一,造就體驗不佳,所以才推廣困難。


那么挖掘5G價值的應用會是怎樣的呢?


如果一個人介紹5G時,舉例的第一個描述是“下載一部她的電影只需要幾秒鐘”,那么這個人就沒有抓住5G的重點。


其實,在傳輸速度上,4G非常夠用。5G最大的魅力是低時延。4G的時延在幾十至幾百毫秒,5G的時延將下降到幾毫秒。人類感官無法察覺,但是,對于一輛時速上百的汽車而言,轉彎、剎車的指令是真正的福音。5G為自動駕駛送來最后一塊拼圖。


再比如,電腦、手機最重要并且最昂貴的組件是處理器(數據處理)、顯卡(圖像處理)。只要時延達到理想水平,不妨把處理放在云端,只留下屏幕(顯示)和鍵盤(輸入),豈不是又經濟又強大?由PC和手機推及其他智能產品,所謂萬物互聯,必然掀起一場制造業的革命。


1G空白、2G跟隨、3G參與、4G追趕。5G同步。在這如普羅米修斯為人間盜火一般的時刻里,中國的有志之士第一次和西方同仁站在了同一起跑線上。


往事如煙。遠方夕陽殘雪,胯下戰馬嘶鳴。


參考資料:[1]. 老兵戴輝,公眾號:最牛博弈


作者衣公子,基金經理,財經作家,微信號yi_gongzi

*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虎嗅網立場
本文由 衣公子的劍 授權 虎嗅網 發表,并經虎嗅網編輯。轉載此文章須經作者同意,并請附上出處(虎嗅網)及本頁鏈接。原文鏈接:http://www.xdkbi.com/article/288653.html
未來面前,你我還都是孩子,還不去下載 虎嗅App 猛嗅創新!
+1
170

衣公子的劍

完成

最多15字哦

3人已贊賞

說點什么
新疆11选5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