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kqi0a"><wbr id="kqi0a"></wbr></option><code id="kqi0a"></code>
<optgroup id="kqi0a"></optgroup>
<samp id="kqi0a"></samp>
<samp id="kqi0a"></samp>
<code id="kqi0a"></code>
  • 感謝贊賞!給好友秀一下吧

    內容棒,掃碼分享給好友

  • 評論
  • 收藏
  • 點贊
    點贊

微軟興訟富士康:你至少應該知道這些

微軟興訟富士康:你至少應該知道這些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夸克點評(Quark_media),作者:王如晨


并不完全認同郭臺銘反擊微軟索要Android專利費的言論。ODM廠家出來的設備是完整產品,若品牌廠家未與微軟簽過協議,富士康們肯定有一定責任,畢竟你是實現的平臺。



微軟當年收購諾基亞手機業務,埋伏下部分Android核心專利的鉗制能力。2015年,據說這塊有60億美元之巨。或有夸張,但它之前曾借此鉗制過三星。


微軟的意圖到底是什么呢?


一、針對華為?


不稀罕。之前有案例,就是爭訟不已的高通與蘋果。


因蘋果是核心客戶,高通起初不好徹底撕破臉。首輪集中興訟,也是曲折指向4家ODM企業,其中就包括富士康。2017年,夸克采訪過高通創始人與法務負責人,他們表態委婉,既想要媒體理解立場,又不想對蘋果直接施壓。那天,夸克率先發了快訊,結果官方PR“建議”刪除。


跟高通一樣,微軟的目的肯定不是針對富士康,它不過敲山震虎。至于后者是否是郭臺銘口中的華為,可能性應該比較大。


郭臺銘的意思是,微軟想要專利費,又不敢直接起訴華為,怕后者訴訟反擊,同時會忌憚大陸用戶抵制自身,所以只能拿代工廠開刀。


一天前,一條比較微妙的信息似乎暗示過今日話題:外號“余大嘴”華為終端掌門人余承東,在MWC上談折疊手機,即5G的MateX。有德媒提問,說如果美國公司拒絕華為采用OS,將如何應對。余說:“公司期望與Android、Windows長期合作,但若迫不得已,只能實施B計劃,公司有獨立的內部操作系統。”



2012年,任正非確實表達過這一憂慮。2016年,我也當面問過余承東。他說:“公司有能力研發OS,但不會這么做。”


考慮到一段時間以來,華為多名高管與發言管道持續不斷地多視角發聲,余承東的言論,似乎給人一種主動“敲邊鼓”的印象。大概它跟微軟已經齟齬多時了。


華為終端出貨迅猛,官方已經渲染出超越三星的目標。而且,華為終端品類正快速擴充。除了手機、平板、PC,還有更多嵌入式設備。而且,華為也在賣力渲染IoT的未來,之前跟高通、愛立信PK連接數量預測。


涉及到微軟的Android專利部分,它當然有理由在華為進一步爆發前介入,形成穩定的收費機制。


來看看看財務面。一個半月前,微軟發了上季財報,局部指標未達預期,它也有要錢的動力。


何況華為有自己獨立的操作系統,微軟們不可能不忌憚。


郭臺銘暗示微軟擔心的華為“反制”,到底是個什么邏輯?


應該不是擔心收費不可持續,華為不可能因不想付專利費而完全棄用Android。后者更多的主導權在谷歌經營的龐大開源生態,微軟只是具有一定的鉗制能力而已。


除了華為獨立的OS,微軟應該擔心華為未來在5G領域的反擊吧。


你知道,華為5G專利全球最多,微軟自身硬件設備以及諸多基于Windows的第三方終端,恐怕無法繞過一個正在融合的趨勢——5G化的PC時代。這是PC真正在線并建立一種可持續的商業模式的關鍵,已被視為一大商機。MWC上,我們從聯想那里也感受到了一種期待。


如果微軟直白興訟華為,會有這種尷尬:



1. 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纏斗或抑制出貨)


2. 后者以獨立OS平衡,或許實際不會奏效,畢竟一家采用,后續研發成本高企,系統應用有限,缺乏生態規模,用戶體驗恐怕差異性也較大,但可以創造一些緩沖;


3. 假如華為在5G領域反制微軟,那么,基于Windows的5G新終端,將很難繞過專利鉗制。華為確實有一種均勢平衡的能力。


不過,若這種局面出現,肯定是最壞的結果了。不清楚華為與微軟之間的糾葛細節,但雙方之間未來應該會尋找和平相處的策略。


在Android專利范疇里,它們談不上什么“交叉授權”。微軟占據輿論主導,基于上述業務層面的競合,或許會有復雜的利益置換,以達成某種平衡。但是就眼前來說,輿論中,華為可能會顯得被動。


郭臺銘針對微軟發難,雖然看上去有理,但他把微軟與華為的矛盾公開披露,也等于是在擺脫壓力,皮球其實沒有回到微軟,后者反而達到了目的,那就是變相施壓華為。


接下來,華為如果沒有新的回應,或者只是強調自己有獨立的OS,那只會留下負面印象。


孟晚舟一案正處于最復雜的節點,微軟可能有利用華為被動時刻的用意,試圖獲得利益。如果不成,也等于矮化了華為的形象。


而我們判斷,微軟之后,不排斥會有新的力量斜刺里殺出,阻擊華為。比如蘋果、三星、思科,以及垃圾專利企業等。


如果那樣,川普當局以國家安全為由制造的政經邏輯,就直接落到產業面了,它自然又露骨。


事實上,過去多年,每當全球其他區域冒出新銳的力量,美國科技巨頭都會直接打擊,或借助行政力量狙擊。HTC就是一個典型的犧牲品,雖然當年它有自身的短板。


而微軟、IBM、高通、英特爾、思科們,也都曾對中國不斷崛起的科技業,尤其是芯片業表達過憂慮,并向美國當局提交過反制的報告。其中三家,在所謂軟件源代碼話題上,甚至針對中國政府興過訟。


不過,華為與微軟這個話題,難說沒有華為的責任。畢竟,微軟擁有Android專利權。我們不掌握細節,但過去幾年,多家Android手機企業繳納過巨額專利費。


當然,中國企業中也有不用繳納的。據我所知,好像只有一家,就是聯想集團。因為聯想手中同樣擁有Android專利,與微軟有交叉授權協議。此外,聯想集團可是微軟在PC領域最為關鍵的合作伙伴之一,微軟反而需要討好聯想。


二、中觀視角:微軟恐怕有更深意圖


但若只停留平衡華為的地步,那就小看了微軟。我個人認為,微軟的中觀與空管意圖恐怕更深


最為引人矚目的,或許是通過這一手段刺激谷歌,并與后者建立新的平衡。


建立新的平衡?這是什么道理?


接著看就明白了。你知道,今年12月,微軟將放棄Windows 10 Mobile的更新。等于說,未來手機移動端系統不再更新了。前代當然可以用,但體驗就不會提升了。


但是,這并不意味著微軟會放棄移動端業務。它要干嘛呢?我想,若你了解過去4年微軟的云計算業務的話,你應該對它跨平臺、跨系統的云化套件有印象。微軟已經基本完成了轉型,變身全球第二大云計算巨頭,僅此于亞馬遜。


就是說,微軟的產品與服務,已經不是完全固守Windows,它已滲透Android。這與納德拉幾年前擔任CEO時的變革理念吻合。他倡導同理心與包容性。



而微軟的這種變化,其實也是對自身的一種重構與顛覆。你知道,19年前,它遭遇過反壟斷,因為操作系統捆綁銷售太多自家軟件與服務,損害第三方利益,影響消費者選擇與定價權。當年,分拆微軟的聲音一度高企。盡管躲過一劫,但微軟后來確實也在試圖塑造不同的商業模式。


應該說,云計算、物聯網、AI的服務模式,給了微軟機會,能夠讓它的軟件服務、云計算服務,超越自身Windows約束,服務更廣的世界,Android只是其借力的土壤之一。如此,即便Windows無法從PC市場獲得更多利益,它的軟件服務、云計算業務反而會進一步壯大。


如此,微軟對于Android的態度,就絕不會是游擊戰,獲得一點專利費而已了。它一定有更長遠的圖謀。雖然谷歌理念下,Android是一個開放的生態,但是微軟的這種服務模式,卻變相將Android的開放生態反過來重構,將它OTT掉,成了一種全新的商業模式。



但是,在這個過程里,它又必須與Android開放體系建立榮辱與共的關系。這涉及它與谷歌的種種競合,這會考驗微軟的文化取向。


這里面,既反映了微軟自身的矛盾,也有Android體系開源性與商業效能之間的矛盾。華為們之前表達超越的動向里,不僅僅是防止鉗制,也有超越Android藩籬、提升品質體驗的用意。


之前,三星在公布獨立操作系統時,也表達過類似的想法。畢竟,Android體系之下,無論你怎么二次開發,它的大部分元素仍還是雷同的。智能手機產業高度同質化,很大程度上不是終端形態,恰恰是操作系統的體驗。


夠了。雖然無法寫透,有我無法掌控的部分,但我覺得,我已經觸到問題的本質了。微軟的舉動,看似制造了一些話題,但它背后有太多復雜的產業變遷。雖然有些人悲情,有些人覺得無聊,但我個人心懷樂觀。因為它會促成新的變化。有些東西必須超越地域、國家層面來看它才好。

*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虎嗅網立場
本文由 夸克點評 授權 虎嗅網 發表,并經虎嗅網編輯。轉載此文章須經作者同意,并請附上出處(虎嗅網)及本頁鏈接。原文鏈接:http://www.xdkbi.com/article/288676.html
未來面前,你我還都是孩子,還不去下載 虎嗅App 猛嗅創新!
+1
17

別打CALL,打錢

完成

最多15字哦

0人已贊賞

說點什么
新疆11选5开奖走势图